郭喨 盛晓明:新工具与实验哲学的未来

admin 百利娱乐 2019-09-03 21:17:02 6312

  

   摘要:传统哲学是一种以概念分析为中心的思辨哲学。思辨哲学“思辨”方法的局限导致了“直觉危机”的产生,引发了对“哲学承诺”的寻找和“去经验”的冲动;技术的进步有助哲学家展开经验导向的实证研究:哲学内外多股力量的合流促进了哲学实验的开展和实验哲学的诞生。实验哲学包括“基于实验的实验哲学”和“基于思辨的实验哲学”两类。运用系统的实证方法特别是“直觉探查”的新工具替代“思辨哲学工具三件套”,实验哲学做出了“诺布效应”和“自由意志的时间真实性基础”等一系列重要哲学发现。实验手段是思辨方法的重要补充,有助于解决某些思辨哲学难以解决的问题,新工具引发了一场重要的哲学变革;这同时是当代哲学对认知科学挑战的一种回应。

  

   关键词:思辨哲学;实验哲学;直觉危机;哲学工具;哲学实验;诺布效应

  

   作者简介:郭喨(1986— ),男。湖北郧阳人,浙江大学哲学系、浙江大学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博士生。研究方向:实验哲学;

   盛晓明(1956— ),男, 浙江温岭人, 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实验哲学和科学与文化研究。

  

  

  

   今天,借助实验方法开展哲学研究的“实验哲学”(Experimental Philosophy,或作“X-phi”)有望让我们最大限度地靠近这一目标——至少也将对传统的思辨哲学(Armchair Philosophy,或作“A-phi”)以一种“根本不同”的方式有所助益。“实验哲学”的实验包括(1)虚拟/假想实验和(2)物理实验两类,前者主要是计算机模拟和仿真实验;后者包括认知神经科学实验以及作为当前实验哲学主流的“直觉探查”(Intuition Investigation)实验。至于“思想实验”(Thought Experiment),它典型地具有思辨哲学的全部特征却缺乏基本的“实证”要素,只能在一种最宽泛的意义上被视为哲学“实验”——作为“实验材料”提供场景诱发被探查的直觉。当前实验哲学最主要的实验方式是“直觉探查”,通过考察人们直觉运作的特征来揭示规律或解决问题。这有望使一些重要的哲学问题获得比“思辨哲学”方案更好的解决。

  

   一、哲学工具与“思辨哲学”

  

   1.思辨哲学“三件套”

  

   “哲学问题”通常地具有宏大、概念化的特点,解决哲学问题经常缺乏必要的实证手段。这与传统哲学所采用的工具有关。长期以来,直觉与逻辑一直都是哲学研究特别是“主流”哲学研究的基本工具,哲学高度依赖哲学家的“沉思”,依赖他们的“直觉”,依赖作为思维工具的逻辑。直到20世纪,哲学家们才“重新发现”了“作为哲学家的世界”的“语言工具”。此后,直觉、逻辑与语言成了哲学的主要工具(当然,恐怕还得加上一把“扶手椅”(Armchair))。直觉是哲学发现的主要方法,是“发现型工具”;“语言”是“表达型”工具(人工语言属一种“特殊工具”),逻辑则用于检验和保证发现与表达过程的可靠性,是“辅助型”工具。直觉、逻辑与语言,构成了传统哲学的“工具三件套”,不妨称之为“思辨哲学三件套”。

  

  

  

   这一特点与科学正好相反:科学上,重大的问题不是已经达成了共识就是正走在达成共识的路上;哲学上的重大问题呢,不是已经产生了分歧就是正走在产生分歧的路上——不妨回顾一下,中国哲学中关于“知—行”关系的持久争论,西方哲学中经验论与唯理论长达千年的分歧,语言哲学中指称的“描述主义”与“因果—历史”理论的尖锐对立,等等。事实上,任何一种哲学主张几乎都存在与之对立的观点;即便不是根本对立,至少也要分出个“强/弱”来——在思辨哲学的视野中,连“实验哲学”也有了“激进的实验哲学”与“温和的实验哲学”之分。

  

  

   2.“直觉危机”

  

   如果思辨哲学三件套仅限于“低效”的话,恐怕提倡新工具的“另一种哲学”也不会这么快地站稳脚跟。在思辨哲学中,我们用直觉构造理论、用直觉发现证据、用直觉反驳对手,却极少反思直觉本身是否可靠。思辨哲学家常常把他们的理论建立在特定的直觉之上,但越来越多的经验证据让他们面临尴尬:不难发现,哲学家的直觉其实存在偏见。通过直觉调查,这种偏见暴露、甚至被系统地揭示了出来。这引发了严重依赖“直觉”的思辨哲学的可靠性危机,不妨称之为思辨哲学的“直觉危机”(Intuitional Crisis)。

  

  

   种种迹象表明,基于直觉的“思辨哲学”(Intuition-oriented Armchair Philosophy)遭遇了“直觉危机”,这迫使我们去寻求一种替代或者改进的方式来继续我们的哲学探索。

  

   二、实验哲学的来源

  

   1.客观性与复杂性上的进步

  

  

   “客观性”方面,不妨以认知哲学的意识研究为例。由于存在意识“难问题”(Hard Problem)即意识体验的主观性问题,意识研究迟早要面对“主观材料”与“客观方法”间的矛盾。对此,实验哲学家里贝特通过巧妙的实验手段将“主观体验客观化”,合法化了意识研究中“第一人称方法”的应用。“主观性”有“相对客观的主观性”与“相对主观的主观性”之别,在意识体验方面,前者对应于“感觉体验”(Feeling Experience)如冷、热、疼痛等;后者对应于“情绪体验”(Emotional Experience),如喜、怒、悲伤等。通过限制实验材料的“主观性”程度,可以在主观对象中获取实验精度所需的“客观性”,从而有效削减“意识难问题”的困难程度。。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