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朝晖:对90年代市民社会研究的一个反思

admin 信游娱乐 2019-09-01 22:34:17 1401

  

  注:本文发表于《天津社会科学》杂志1999年第5期,转载于《人大报刊复印资料·社会学》2000年第1期,但此处本人对原文作了一些改动,观点也有一些变化。

  

  

  【内容提要】

  本文作者认为,西方历史上的市民社会是在权力高度分散化和多元化的特定背景下形成的,一开始就表现出与现实社会及政治结构的异质性,与此相应的是其内部的理性化过程完成得较早;相反对于许多后发现代化国家来说,“市民社会”与现实社会及政治结构是同质的,这导致它内部的理性化过程没有完成。在这种情况下,后发现代化国家市民社会发展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内部的理性化如何实现的问题。由此出发,市民社会不可能走一条类似于西方那样的放任自由主义的道路,相反,在这些国家,市民社会的健全发育和健康发展需要依赖于一系列外部的条件来促成,其中尤其重要的是政府的促成作用。与此同时,市民社会在后发现代化国家的自治和理性化发展也向政府提出了极为重要的要求,一是清除腐败,二是必须按照各不同社会空间自身的逻辑来塑造、发展和监督它们。90年代国内市民社会研究中最重要的误区就是忽视中西“市民社会”和现实社会政治结构之间的同质/异质关系,对西方市民社会的的发展道路带着极大的盲目模仿心理。

  

  一

  

  市民社会研究之所以成为90年代国内学术界的一个重要热点,绝不是出于单纯的学术兴趣,而是政治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关怀在学术研究中一直起着极其重要的支配作用的结果,这种关怀的基本思路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将有可能导致未来的中国出现一个类似西方早期市民社会那样的社会空间,这个空间不仅独立于任何可能的政治及意识形态的作用而存在,而且终将会反过来以市民阶层的力量推动现实政治及社会结构的改造。基于此,不少学人对市民社会理论及未来中国的市民社会寄予了莫大的希望,以为“五四”以来中国进步人士的民族理想可以通过市民社会来实现,而知识分子也可以此作为自己的恰当定位了。

  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越来越发现西方市民社会的发生背景和中国的文化历史传统相差甚远,西方市民社会的发展道路似乎难以在未来的中国以同样的方式重演,具体说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二

  

  西方市民社会的发展道路对于我们理解未来中国的“市民社会”(如果有的话)究竟能有多大启发呢?

  首先,如果说当代中国已经有或者说正在形成所谓的“市民社会”的话,那么这个“市民社会”与西方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市民社会实在很少相似之处。西方市民社会由于是在统一的中央集权的罗马帝国崩溃的基础上形成的,是在权力高度分散化和多元化的特殊政治背景下形成的,这一历史事实使得市民阶层能够以一种和现实社会及政治权力结构完全不同的方式组织到一起来,并在此基础上谋求发展。也就是说,市民社会一开始就表现出与现实的政治—经济—社会结构的异质性,这种异质性不仅意味着它要走独立发展的道路,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使得市民社会代表了一种全新的、和现实的社会政治结构完全不同的制度模式(民主的、法治的、人权的),进一步它还代表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个人主义的人生观、价值观)。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制度模式所具有的现实政治意义和文化价值意义在17、18世纪以后的市民社会理论家们那儿得到了热情洋溢的讴歌和赞美,他们不仅把它看成一种和现实的政治及社会结构完全不同甚至根本上对立的社会理想,而且把它描绘成一幅唯一人道、自由、进步、文明、道德的图画。但是我们非常遗憾地发现,这种市民社会和现实社会政治结构的异质性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乎所有的东方国家或发展中国家都根本不存在。在这些国家,由于统一的中央集权的政治权力结构的存在,使得市民阶层采取了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道路,即最大限度地和现实社会政治结构融为一体的道路,也就是说它要尽可能地表现出和现实社会及政治结构所代表的制度模式及生活方式的同质性。具体体现为拼命利用现实社会及政治权力结构中所存在的主要问题来为自己服务(权钱交易,特权经济等),结果也因此而使得它自身难以获得真正的自主性。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东方国家或发展中国家的市民社会根本不打算走独立于现实政治的道路,更重要的是,它对现实所采取的同质化的态度使得它根本不可能代表一种和现实社会及政治结构完全不同的全新制度模式及生活方式。在千方百计地利用现实社会及政治结构中所存在的漏洞来为自己赚取暴利的过程中,东方国家(也包括当代的发展中国家)的市民阶层既不可能形成一套和现实社会及政治制度完全不同的自己的制度整合方式,也不可能代表一种全新的、和现实社会及文化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们在人生观和价值观上和现实社会中其他阶层的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见,这些国家的市民阶层决不可能像西方早期的市民社会那样提出一整套自己的全新的政治、经济及文化理想,更莫谈形成一股改造现实政治及社会结构的客观自然力量了;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