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在国际比较中解读中国道路

admin 新葡京娱乐 2019-09-03 21:17:29 9410

  

  中国以西方不认可的道路迅速崛起,给世界带来了相当的震撼。

  中国发展成就举世瞩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30多年,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高速增长,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超过西方七国中的6个国家,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如果以脱贫人数为指标,中国过去30多年所取得的成就超过了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国家的总和,世界上70%的脱贫是在中国实现的。如果以经济增长幅度为指标,中国的成就超过所有转型经济国家的总和,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扩大了约18倍,而转型经济国家总体上为1倍左右。如果以赶超发达国家为参照,中国已经形成了人口至少3亿(约等于美国的人口)的“发达板块”,这个板块在硬件和软件的许多方面可以和发达国家竞争。

  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升。德国国际问题专家说:“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没有北京的参与,任何全球性问题都是无法解决的。”美国学者认为:“全球化让世界变小,中国让西方——其价值观、原则和标准——变小。”

  中国的发展超出唱衰中国的西方预言家的想象。北京政治风波、苏联解体、邓小平逝世、非典肆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际金融危机等,都是西方预测中国崩溃的时间节点。然而冷战后20多年,中国非但没有乱,反而综合国力与日俱增,“中国崩溃论”在事实面前崩溃了。曾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学者福山主动修正自己的看法:“‘中国模式’的有效性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人类思想宝库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

  与历史上其他大国的崛起一样,中国如此迅速的发展也伴随着社会利益调整带来的各种问题和阵痛,但中国发展的实践证明,中国有能力应对和处理崛起中的各种棘手问题。中国成功的关键是已经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它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开辟了广阔的前景。解读中国道路需要抓住4个重点,即思想、改革、开放、政党,具体说,就是中国所确立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中国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之间的互动关系,中国独立自主的对外开放战略,以民族复兴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

  

  “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思想就是力量,科学的思想在照亮人们精神世界的同时,也改造着人们生活的物质世界。从1978年底开始,中国正式把邓小平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确立为指导各项工作的思想路线,中国因此也摆脱了东西方各种教条主义的束缚,开始了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

  “实事求是”的理念使中国人经历了一个从相信“文革”时的乌托邦到相信理性和实践精神的转折。某种意义上,中国提倡的“实事求是”与欧洲启蒙运动提倡的“理性至上”有共通之处:双方都摆脱了僵化的意识形态束缚,突出了人的理性精神,并且都推动了各自划时代的工业革命。但两者也有很大的不同:“实事求是”是中国古老文化传统与现代文明互动的产物,它摆脱了西方理性主义包含的惟我独尊等历史局限。西方的理性主义在创造了伟大工业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了欧洲中心主义、殖民主义等恶果。中国的实践表明,与西方理性主义指导下的西方崛起不一样,“实事求是”指导下的中国崛起,没有给世界带来战争,而是带来了持续的和平和大量的发展机遇。

  “实事求是”提醒国人不要相信东西方的任何教条,而是要客观地观察和研究所有的事物和问题,并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比如,西方这么多年在世界各地不遗余力推动所谓“民主化”,看一看其实际效果,人们就不能不质疑:为什么移植了西方民主的国家和地区,不是崩溃就是解体,不是经济发展、政治稳定、社会进步,而是经济滑坡、社会分裂、持续动乱、贪腐更甚?为什么整个非西方世界都找不到一个通过“民主化”而变成现代化强国的例子?为什么“民主”的西方国家今天一个接一个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债务危机乃至政治危机?

  “实事求是”要求我们一切从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中国人通过比较各国发展道路发现:在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方面,苏联集权模式没有成功,西方民主模式也没有成功,因而决定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一切优秀成果,改革束缚中国发展的一切制度和做法,逐步摸索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这条道路并非完美无缺,但在消除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实现现代化方面,确实取得了其他道路难以比拟的成就。在“实事求是”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不搞本本主义,推动大胆而又审慎的体制改革和创新,避免了照搬西方模式的政治浪漫主义和经济浪漫主义,为中国今天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的良性互动

  

  中国稳健改革模式取得了成功。纵观世界社会主义国家过去的变革,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保守改革模式”,即政治体制完全不动,只对经济体制进行有限的改革。第二种是“激进改革模式”,如苏联和东欧,对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都进行激烈的变革。第三种是“稳健改革模式”,即中国模式,其特点是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轴,辅之以包括政治体制改革在内的全面改革,形成各项改革之间的良性互动。而政治改革的重点,是为经济改革和民生改善铺平道路。这三种模式中,中国模式无疑是最成功的。中国模式并非十全十美,但利远大于弊:中国避免了大的动乱,经济飞速发展,社会充满活力,人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相比之下,“保守改革模式”的结果是经济和社会均缺乏活力。“激进改革模式”则代价巨大,甚至是灾难性的。苏联以政治改革为主轴,用经济改革来辅助政治改革,后果是国家迅速解体,经济全面崩溃,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人均寿命一度降到60岁以下。东欧国家的经济也都经历了10多年的衰退,现在又陷入金融危机的困境。

  中国的迅速崛起离不开政治改革。这些改革的内容包括:彻底终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方针,使人民可以追求正常的物质利益和精神文化生活;为历次政治运动扩大化的受害者平反,使他们的知识和才干得以发挥;废除了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制度,进行了村民自治为代表的多种基层民主试验;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建立了国家公务员制度;改革了社会管理体制,大规模城乡人口流动增强了社会经济活力;转变政府职能,大规模削减了各种行政审批;政府重大决策均进行广泛民主咨询,人民政治参与的渠道和形式逐步扩大和丰富;建立了基本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行政管理体制等。

  中国改革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不断解决政企不分、政经不分的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互动的过程。有些人认为,中国经济改革进步很大,但政治改革滞后,所以造成了今天的很多问题。其实,只要对中国政治略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走出旧的“政治挂帅体制”和“计划经济体制”的过程只能是一个政治变革的过程,因为旧体制的特点是政企不分、政经不分(如企业是党政企三权合一,农村是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确实把许多政治改革的措施寓于经济改革之中,围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来推进。例如,废除人民公社是一场涉及中国大多数人切身利益的政治改革,但它的出发点是调动农民发展生产和改善生活的积极性,这种高度务实的政治改革给人民带来了巨大利益,同时也为中国农村引入了新的政治制度安排。同样,在国企改革、银行改革、土地制度改革等方面都包含了许多政治改革的内容。这种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的良性互动展现了一种政治智慧,它化解了单向度推进政治改革可能带来的巨大政治风险,防止了西方在许多国家推动的空对空的政治改革,避免了许多国家因激进政改而造成的政治动荡乃至国家解体。中国的改革使中国模式可以与任何一个采用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国家竞争而胜出。下一步的改革当然不是像戈尔巴乔夫那样否定自己的制度,而是首先要自信地肯定中国成功的政治制度因素,然后在这个基础上集思广益,不断改进和完善政治制度,最终真正实现对西方模式的超越。

  

  独立自主的对外开放战略

  

  中国从1979年开始实行对外开放,现在已经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大格局。这种“全方位”的开放,意味着既对发达国家开放,也对发展中国家开放。这种“多层次”的开放,意味着中国各地区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通过经济特区、经济开发区、沿海开放城市等不同程度的开放形式,形成整个国家的对外开放。这种“宽领域”的开放,意味着中国不仅在经济领域开放,也在社会、科技、卫生、体育、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推行对外开放。

  历史经验证明,中国如果闭关自守,就会走向封闭落后;如果对外开放,就可以焕发活力。中国近300年落后于西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闭关自守。在总结历史教训的基础上,中国坚定不移地推行了开放政策。从历史传统看,中国自秦汉一直到明代郑和下西洋都是相当开放的。开放、互动、交流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明,也向世界传播了中华文明。另外,与其他文化相比,中国文化具有一种超强的学习传统。中国人相信“三人行必有我师”,相信“寸有所长,尺有所短”,相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全面的对外开放已经激活了中华文明的各种要素,促使中国成为世界上进步最快、活力最大的国家。

  中国在对外开放中坚持独立自主。某种意义上,中国的对外开放是走了一步险棋,毕竟世界上很多国家在开放的过程中完全失去了自我,结果政治和经济命脉都被西方掌控,甚至成为西方政治和经济势力的附庸,而中国坚持独立自主,有选择地借鉴别人的经验,有选择地适应外部世界,同时也积极推动国际秩序的渐进改革。中国既学习别人之长,也汲取别人的教训,从而迅速壮大了自己,推动了中国方方面面的进步。在虚心学习别人长处的同时,对外开放也使我们更准确地了解了外部世界,特别是西方制度本身存在的大量问题,使我们获得了一种更为清醒的政治自信和文化自觉,使我们认识到中国可以为人类发展和全球治理作出更大的贡献。

  中国善于用自己的眼光来进行判断和取舍。比方说,在金融改革方面,中国学习了很多西方的经验,但继续保持了国家对主要银行的控股,中国在开放资本市场问题上采取了谨慎的态度,结果是中国成功地进行了国有银行体制的改革,同时避免了金融海啸的浩劫。中国把加入世贸组织的进程变成了一个大规模的学习、适应和创新的过程,使中国的经济和贸易规模很快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相比之下,西方固步自封,以为自己的一切都代表了历史的终点,结果骄傲使人落后,特别是美国,连续8年国运直线下降,并陷入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欧洲多数国家也面临体制僵化、严重缺乏活力等难题。许多发展中国家也不具备学习和创新能力,只知道跟着西方话语走,结果导致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危机不断。

  

  以民族复兴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中国现代化事业的中流砥柱。过去30多年,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现代化进程。在这个进程中,基本没有出现严重的社会对立与动荡,这在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历史上,西方主要大国崛起的历程几乎就是一部社会剧烈动荡乃至战争的历史。中国共产党以带领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为己任,制定并执行了到本世纪中期把中国建设成现代化国家的宏伟战略。中国共产党与西方政党的最大差别在于西方政党是代表不同利益集团进行相互竞争的政党,而中国共产党本质上是代表人民整体利益,追求民族复兴的政党。如果中国共产党也像西方政党那样,不是代表人民的整体利益,而是只代表部分人利益的话,它将会被人民所抛弃。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