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庆云:1950年代中国大陆与台湾当局对新西兰华侨的争夺

admin 新葡京娱乐场 2019-09-13 13:27:07 6738

   内容提要:1949年后,在冷战的国际格局中,国民党当局的新西兰华侨工作以“反共防共”、与中共争夺侨民认同为核心任务,为此煞费心机。他们力图操控侨团选举、打压亲共华侨、运用电影报刊加强宣传攻势,干预华侨与中国大陆之交流,可谓不择手段,却仍难以收到理想的效果,且呈现江河日下的颓势。因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于“反共”,台湾在新西兰的“使领馆”对正常侨务工作往往无所用心,愈加导致华侨的反感。国共两党争夺华侨的情形,在1950年代可能并非鲜见。这一论题不仅是华侨史研究的重要内容,对于研究冷战格局下的海峡两岸关系亦不无价值。

   关 键 词:新西兰华侨 国民党 台湾当局 中共 Chinese in New Zealand Kuomintang Taiwan authoritie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国民党以获取海外华侨支持起家,向来重视华侨工作。自1949年败退台湾后,偏处一隅的国民党当局更面临拓展国际生存空间、与中共争夺国际承认的严峻压力,其侨务工作也被赋予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争夺侨民认同、“团结海外力量复兴中华”的新使命。在此背景下,国民党当局对于新西兰华侨工作颇为重视。

   新西兰与中国地理上并非近邻,20世纪50年代与台湾的贸易一年亦不过区区“几十万美元”,可谓微不足道,然其重要性不在经济而在政治。台湾当局“行政院”在报告中坦言:一方面,“在地理上,有美澳纽公约,我们与美国有共同防卫条约,澳纽又是东南亚公约的会员国,有关太平洋的区域安全,所以与东南亚各国结盟,与美国结盟,而我们与美国有共同防卫条约,这样连成太平洋区域安全体系的环节”。另一方面在于国际承认问题,台湾当局“‘行政院’对‘立法院’第三十六会期施政报告”中明确指出:英联邦的许多国家已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未与中国大陆建交的新西兰自应成为台湾当局竭力交好的对象①。通过新西兰华侨展开“国民外交”,争取新西兰的政治支持,成为台湾当局的重要考量。

   1949年后,台湾当局在新西兰的华侨工作,其核心要义为“反共防共”,与中共展开对华侨的争夺,并以策动华侨“反共防共”作为遏止新西兰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重要途径②。新西兰国内政情复杂,亦令台湾当局面临严峻挑战。其一,新西兰共产党为合法政党,可以公开活动;且新共与中共关系颇为密切。1959年10月,新西兰共产党全国委员会总书记维克·威耳科克斯率团来华,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周年庆典,受到最高层的礼遇③。1960年新西兰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中共派出中央委员、广东省长陈郁出席。1963年新共召开代表大会,中共派出中央委员刘宁一出席④。在中苏产生矛盾后,新共公开支持中共,是极少数支持中共的西方国家共产党之一⑤。新共的合法存在,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新西兰虽未正式建交,却有较多民间联系;新西兰共产党所组织之“中纽友好协会”,则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新西兰社会、尤其是对新西兰华侨产生影响的重要平台。

   其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承认问题。新西兰工党领袖纳施于1954年6月发表言论,称“台湾地小,不能代表大多数人民”,应准许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加入联合国。7月新西兰外长亦称新西兰政府“随时有可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⑥。此事对新西兰华侨产生相当震动,“整个爱国华侨及反共工作,受到莫大影响。而一般拥共者,如‘刘逆鉴培’,乘机活动纽共,又为其助力……一般‘奸商’攻击美国封锁大陆,鼓吹对‘匪’通商,英国人只对利益,绝无正义感,韩战停火签署以后,胆小之侨胞更为惶恐”⑦。

   正因为这种政治、经济的微妙关系,使得新西兰政府不如美国一般坚决反共,且对于台湾当局亦不无轻视之意。1953年由田方城接替汪丰任台湾当局驻新西兰“总领事”,新西兰政府对田氏护照签证拖延3个月之久。据汪丰言:“纽政府颇不以我易人为然”,因换人“亦不过收拾残局而已”⑨。台湾当局驻新西兰“领事”“大使”时感焦虑、紧张,其虽将中共视为最主要的敌人,以反共为中心工作,且费尽心机勤谨从事,然其效果并不理想,时呈捉襟见肘之势。而中共方面,其活动虽处于“非法的”地下状态,反而能常居主动地位。

   中国大陆与台湾当局争夺华侨的情形,在20世纪50年代的各国可能并非鲜见。这一问题不仅对于华侨史研究深具意义,对于研究冷战格局下的海峡两岸关系亦不无价值。唯目前学界对此论题甚少关注。本文主要利用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及“国史馆”所藏之“外交部”档案,从大陆与台湾当局对新西兰华侨的争夺着眼加以探究,以期抛砖引玉。不当之处,敬祈方家正之。

  

   一 对侨社侨团之争夺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