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鸣张超:如何理解中国:民族走廊研究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admin 发发娱乐 2019-10-12 12:43:39 4942

   内容提要:走廊与边界是一体两面的成对概念。将藏彝走廊、西北走廊、南岭走廊看成是中国传统的边缘模式,民族走廊研究的意义将指向一个较为基础的问题:如何理解中国。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以民族国家的确立为分界点,分两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研究致力于以走廊为思考起点来建构中国;第二阶段研究则是以走廊为出发点来理解中国。两者分别对应了民族走廊研究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并进而由此形成了一种走廊研究的学术范式。

   关 键 词:民族走廊 西北走廊 南岭走廊 藏彝走廊 走廊范式

  

   一、走廊与边界:民族走廊研究的理论起点

  

   最先提出走廊概念的学者是费孝通先生,费先生提出了藏彝走廊、西北走廊以及南岭走廊等概念,并将其定义成“历史形成的民族地区”①。费先生初次提出的“走廊”概念并没有作为一个民族学概念,而正式提出“民族走廊”概念的学者是李绍明先生。李绍明认为民族走廊指一定的民族或族群长期沿着一定的自然环境如河流或山脉向外迁徙或流动的路线,在这条走廊中必然保留着该民族或族群众多的历史与文化的沉淀。②李绍明先生的民族走廊概念与地理意义上的走廊概念直接挂钩,有一定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经过学者李星星的研究得到了进一步的廓清。李星星将民族走廊放在了农耕文明所产生权力的“中心—边缘”框架内进行思考,认为民族走廊实际上是农耕文明形成中心后向外扩张所形成的边缘地带,③笔者认为走廊是华夏文明“中心”向“边缘”联系的地带,走廊与边界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如果我们进一步扩大视野,就会发现民族走廊的本质特征是“边界”性。

   这种从边界角度来理解中国的视角,实际上与许倬云等学者提倡的“大历史”研究是相辅相成的,④许氏等以中华民族为讨论的中心,探讨其日益扩大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体系。而本文则从边界的视角来审视中国大历史的过程。

  

   二、在华夏边缘中寻找“中国”:民族走廊研究的历史意义

  

   1.西北走廊与中国的北部边缘

   西北走廊应该是最先被提起的走廊,它是我国丝绸之路经过的一个重要地段。大体来说,西北走廊的核心地带就是地理上所说的河西走廊。西北走廊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它独特的地理位置,西北走廊真正引起学界注意的是其作为华夏边缘对中华民族的形成所起到的关键性作用。从历史上而言,西北走廊是三个经济类型的交汇地带:北方游牧经济、中原农业经济与西北部的绿洲经济。这三个相互沟通的经济类型地带实际上恰恰形成了中国的北部边缘,而对这一北部边缘的研究是这三个走廊相关研究中成果最为丰硕的一个,它实际上形成了学术上的一种“边疆范式”,这种范式研究的代表人物是拉铁摩尔与巴菲尔德。

   拉铁摩尔与巴菲尔德都致力于回答一个问题: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的机制是什么。二者对于这一问题的分析与传统的汉族社会本身的机制分析不同,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边缘”,探讨“中国与边疆各部及整个边疆在历史中的相互作用的方式是什么?⑤”拉铁摩尔只是提出了这种边缘视角,但是并未对其进行详细的理论解释,巴菲尔德则详细探究了这一理论。

   与传统的历史研究有所差别,巴菲尔德“力图通过将部落与国家发展的人类学模式运用到那些紧邻中原北部边界的部落民众当中,以揭示内陆亚洲的某些历史概况”⑩。正是这种人类学角度的研究,使其对中国历史的解释有了更为精妙的模式。

   基于此,巴菲尔德对于中国历史兴衰的解释更为详细,在其解释体系中,中国北方的边疆存在着三足鼎立的势力:中原王朝、北方游牧民族以及东北混合型民族。正是这三者间的交互关系构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变动。在三足关系中,中原王朝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无疑是这三股势力中的主要两方,但是这两者的关系模式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此消彼长,而是一荣共荣,一损俱损。也就是说,强大的中原王朝反而促进草原帝国的强大,而弱小的中原王朝却导致草原帝国的解体。这实际上与草原帝国的政治组织形态有关,北方游牧部落是一种松散的部落联盟组织。草原帝国大多不是为了成功地入主中原,而是为了索取金钱。强大的中原王朝促使这些部落结成一个统一体,从而在与中央王朝的对抗中获得经济利益。而巴菲尔德的另一个重要发现是三足中的另一足:东北地区的民族,巴菲尔德用北方游牧民族、中原汉族与东北少数民族这三者的关系来解释中国的朝代更替。蒙古帝国与汉族的相生相灭关系,东北民族在与两者的关系中变更着自己的政治模式。在巴菲尔德看来,由于东北民族多样的生态,导致了其农、牧、渔兼有的经济模式,而这有利于建成一个较为稳定的政治体制,而历史证明,东北少数民族恰恰是在草原帝国与中原王朝俱损的时候入主中原,在中原建立政权。

   2.藏彝走廊与华夏边缘

   3.南岭走廊与岭南社会整合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