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栋:从范著《中国通史》的一字之错说起

admin 立方娱乐 2019-09-03 21:17:03 9468

  

  

  这是我读书经历中的一件趣事,在范文澜老先生的《中国通史》中读出一点疑问:唐代安史之乱才刚平定的秋季,吐蕃大军突然袭击长安,代宗逃亡,吐蕃占领长安,建立政权,推出的傀儡皇帝竟是唐朝宗室李承宏。这李承宏是谁呢?

  

  范老《中国通史》十卷本的第四卷的第28页上,明确写着:“立李承宏(金城公主侄)为唐帝。”吐蕃很有算计,把唐朝皇帝送来的和亲公主的侄儿立为你们唐朝的新皇帝,不是亲上加亲么。尽管这皇帝只做了十天,可是,终究吐蕃打进首都另立新帝,并且是金城公主的亲人,这可不是小事。何况,那时我正应邀为《话说中国》的《变幻中的乾坤》作“特邀审定”,正为《前言》加写一段“回纥、吐蕃和南诏”,写到此事,可要认真查对一下。

  

  于是,查到王仲荦在《隋唐五代史》上册里写道:“八月立章怀太子孙广武王承宏为皇帝,承宏姊金城公主出嫁吐蕃赞普。”(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73页)。不对了,在这里,承宏与公主不是姑侄,而是姊弟。范老和王老都是我十分尊崇的学者,他们两说有异,谁错了呢?

  

  正好手边有吕思勉《隋唐五代史》,翻查到上册第241页,看到:“吐蕃入京师,立广武王承宏为帝(章怀太子子邠王守礼之子)。”(上海古籍出版社)承宏是章怀太子之孙,那么,应该和公主为姐弟了,难道范老错了?

  

  不能偷懒了,这事要查清楚。先查《资治通鉴》,在第7151页末行查到:“戊寅,吐蕃入长安,高晖与吐蕃大将马重英等立故邠王守礼之孙承宏为帝。”胡三省注:“邠王守礼,章怀太子之子。”这就是说承宏乃邠王守礼的孙子,那么,正是公主的侄儿,范老又对了。

  

  问题就这么尖锐起来,从来没有注意过的一件事,忽然放大了。只有跑图书馆去查两《唐书》!很快查明:还是范老错了——一字之错。

  

  其实,金城公主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因为在中学教材里面她是藏汉民族友好关系的重要人物,文成公主下面就是她了。可是,她弟弟曾经被吐蕃利用这一节,却鲜为人知,即金城公主本人和亲前后事迹,其宣传和普及的程度也远不及文成公主的十分之一。借此机会,把两《唐书》中的《高宗中宗诸子传》和《三宗诸子传》以及《吐蕃传》查阅一番;查下来,这才了解章怀太子李贤虽然早就死于武则天之手,其后嗣却还有不少故事,值得一说。

  

  李贤的名气很大,不在于他的政治经历,而在于他为《后汉书》作注,从古至今,你打开《后汉书》,就看到“唐章怀太子贤注”,犹如梁武帝的儿子昭明太子编《文选》一般,名因书传。他的儿子守礼,在父亲死后,就与堂兄弟们苟全性命于武氏气焰之下,“闭处宫中十余年”。玄宗剪除武韦,君临天下之后,他以邠王之尊,累出任刺史,而并无政绩可言,唯好弋猎酣乐,高歌击鼓,且多嬖宠,有子女六十余人,有点像汉武帝的兄弟中山靖王刘胜而尤过之,这也可能是他们皇族避祸全身的一种办法吧。他享年七十,死于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林语堂先生用英文写作《武则天正传》(已译为中文,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就选邠王守礼作为历史的见证人,以他的回忆录的形式为武则天作传,这真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因为守礼既长期生活于宫中,必然见闻丰富,且又长寿,位列三公(司空),还有谁比他更权威更合适来讲祖母的前朝往事呢。

  

  邠王的女儿,怎么会是公主呢?那是因为中宗李显把她养在宫中。当时,武则天已经病重,不能理事,中宗刚复位,年号已改为神龙。吐蕃赞普去世,使者来报丧,赞普的祖母为其孙请婚,中宗便答应把养在宫中的守礼的女儿封为金城公主嫁给他。二年后,吐蕃来迎婚,中宗在世时做的最后一件正经事,就是亲自“送金城公主归吐蕃”。此事在《中宗本纪》里,记载简略,在《吐蕃列传》里可热闹多了。送亲几经周折,最后派定左卫大将军杨矩为送婚专使,中宗驾幸始平县(今陕西兴平),在此设帐宴饮,命吐蕃使进前,谕以公主孩幼,割慈远嫁之旨,“上悲泣唏嘘久之”,同时,改始平为金城,又改其地名为风池乡怆别里。就这样,御驾亲自送别金城公主远嫁吐蕃,和亲去了。

  

  这是公元710年初的事,金城公主嫁的是弃隶缩赞,后来继承赞普位,便是墀德祖赞。公主在吐蕃三十年,期间唐蕃关系友好。睿宗时,当年送亲专使杨矩出任鄯州都督,吐蕃遣使厚遗之,请以河西九曲之地(今西宁南)为公主的汤沐之所,杨矩奏请与之。玄宗时,赞普上表云:“外甥以先代文成公主、今金城公主之故,深识尊卑,岂敢失礼。”当年迎婚使者悉猎曾被玄宗引入内宴,赐礼多种,议定在赤岭各竖分界之碑,约以更不相侵。公主还要“《毛诗》、《礼记》、《左传》、《文选》各一部”,皇帝不顾有大臣反对,“制令秘书省写与之”。如此种种,唐代文献都有记录,至于赤岭分界之碑竖立的地方,在今湟源县,现有碑亭,就在日月山口,我曾到此一游,登亭展望,果然是一片肥美草原,公主汤沐之所就在此地附近。

  

  

  原载《东方早报》2009-8-30

来源地址: